• banner1
  • banner2
  • banner3
当前位置: > 利来娱乐官网 >

html模版周黑鸭放下“高贵”:盈利能力疲软 放开特许经营

  一年卖出3.5万吨鸭货,2021年周黑鸭的销量,终于回到了疫情前的水平。不过,各项经营指标,还需要更长的恢复期。

  去年公司最大的亮点是特许经营业务,加盟门店增至1535家,来自该渠道收入近6亿元,已占公司收入的2成。

  距巅峰还远

  经过2020年疫情重创之后,周黑鸭(01458.HK)逐渐走出阴霾。

  3月30日晚间,公司披露2021年业绩显示,收入、归母净利润分别实现28.70亿元、3.42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31.6%和126.4%。此外,公司门店增加1026间至2781间。

  公司主营业务是销售鸭类卤制产品和其他卤制产品。去年,鸭及鸭副产品实现收入24.15亿元,占比公司收入的84.2%;卤制红肉、卤制蔬菜等其他产品业务收入4.27亿元,占公司收入的14.9%。前述两项业务收入同比分别增长28.66%和42.33%;特许经营费收入2760.1万元,同比增长439%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2021年,周黑鸭营收、利润双双飘红,是建立在上年低基数的基础上的。2020年,公司近千家门店受疫情影响停业,当年收入、归母净利润分别下降31.53%和62.89%。

  因此,周黑鸭去年的业绩表现,与疫情之前还有较大的差距。

  2017年,是周黑鸭的巅峰期,当年收入实现32.49亿元、归母净利润7.62亿元。之后,逐年下滑。

  最近几年,公司门店数量不断增加,去年,自营门店净增89家至1246家,实现收入16.43亿元,较2020年、2019年分别增长10.94%和-40.06%。

  盈利能力疲软

  一直以来,周黑鸭以直营、高毛利率水平傲视群雄。

  去年,公司门店规模增加千家,公司总销量达35259吨,比2020年多卖将近1万吨,回到2019年同期水平。

  但是,2021年公司客单价同比减少2.3元至57.80元。降幅如此之大,在公司上市以来尚属首次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里,公司以高客单价秒杀同行,2017年至2020年,其客单价均维持在60元以上,2018年更是达到63.66元。也难怪,周黑鸭给人“贵”的印象。

  公司去年毛利率实现57,www.kb88.com.78%,同比增加2.31个百分点,纯利率为11.9%,处于上市以来的低位。

  公司主要收入渠道自营门店经营效率堪忧。2021年,公司自营门店年店均收入约132万元左右,2017年至2019年,这个数字分别约为268万元、216万元和210万元。

  随着公司对特许经营业务的器重,线下门店结构发生根本性改变。

  据年度业绩报告披露,公司在全国交通枢纽门店占比显著降低、分布更均匀,可以更加灵活应对复杂环境的挑战。

  据披露,公司已在武汉探索社区店模式,门店数量已超200家,并开始向华中、华南部分城市启动试点。

  

  1997年,重庆人周富裕在武汉航空路集贸市场开了家周记怪味鸭卤味门店,2006年注册周黑鸭,在此后10年里缔造了鸭脖造富的神话。

  创立周黑鸭以来,一直雷打不动坚持直营,虽有利于企业把控,但扩张速度慢、单店投入巨大。弊端在2016年上市之后逐渐暴露。

  那时,卤鸭制品行业已崛起多家规模性企业。绝味食品作为后起之秀,主打加盟,门店规模以每年千家数量递增,迄今超1.3万家;煌上煌采取直营+加盟的组合打法,门店也有约5000家。

  随着友商们门店规模大幅扩张,不断抢占卤味制品市场;公司业绩疲态尽显,周富裕坐立不安。

  特别是2018年业绩首次大降,开启特许经营,成为公司周黑鸭的救命稻草。

  2019年,公司进行人事调整,曾在宝洁任职13年的张宇晨加入公司,被任命为行政总裁;有20多年麦当劳工作经验的加入公司,成为特许经营业务负责人。

  特许经营和加盟并没有很大区别。通俗来讲,就是周黑鸭以合同形式将经营资源许可他人使用,被许可人按照合同约定在同一经营模式下开展经营,并向周黑鸭支付特许经营费用等。

  开放特许经营业务,确实让周黑鸭看到更广阔的天空。

  2019年下半年,公司特许经营业务试水,当年仅5家门店开业,2020年、2021年门店数量分别为598家和1535家。

  同时,来自特许经营渠道的收入逐年增长。2019年至2021年,分别实现收入663.6万元、1.40亿元和5.92亿元,分别占公司各财年收入的0.2%、6.4%和20.6%。

  据安信证券研报,2021年,周黑鸭特许门店单店年营收104万元左右。

  飘红的业绩,并没有挑动二级市场的情绪。昨日,周黑鸭股价跌4.90%,收报4.27港元,总市值101.76亿港元。